您的位置: 角嘴门户网站 > 文化 > 弗洛伊德的世纪末症候群:「精神分析学」与19世纪末的性压抑

弗洛伊德的世纪末症候群:「精神分析学」与19世纪末的性压抑

2019-10-30 16:30:21
弗洛伊德的世纪末综合症:“精神分析”与19世纪末的性压抑作者:高林2019年9月23日是弗洛伊德逝世80周年。弗洛伊德的生活和事业赋予了这些观点自己的科学色彩,从而形成了“精神分析理论”。1859年的

弗洛伊德的世纪末综合症:“精神分析”与19世纪末的性压抑

作者:高林

2019年9月23日是弗洛伊德逝世80周年(1856-1939)。

当提到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教授时,你会想到被层层贴上标签的著名大人物,还是住在维也纳山道街19号的心理学家?这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弗洛伊德今天的学术成就掩盖了他的个人生活,就像他曾经走过的旧维也纳被历史毁灭一样。弗洛伊德是一个伟大的人,但他不是一个凭空产生的伟大的人。两个世纪之交,他住在维也纳,感受到了困扰整个社会的问题,并就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弗洛伊德的生活和事业赋予了这些观点自己的科学色彩,从而形成了“精神分析理论”。只有通过弗洛伊德同时代人的著作,我们才能回到弗洛伊德时代,认识到弗洛伊德是维也纳人。

1、资产阶级道德和虚伪

20世纪初的欧洲实际上是19世纪欧洲漫长的结局和挥之不去的声音。在19世纪的第二个30年和20世纪的第一个10年,整个欧洲正在经历激烈而迅速的工业化。自1873年危机以来,在保护政策的支持下,经济蓬勃发展。新的大学制度和职业教育带来了持续的技术进步。科学技术和工业化将旧欧洲的生活方式推进到了20世纪。在新公寓取代旧宅邸的时代,电灯取代了煤气灯,宫殿里的新取暖设备,洗手间取代了传统的取暖炉和卫生间,旧欧洲的君主制、教会制度、国王和贵族、王子和公主像白日梦一样经历了这个不断变化的时代。从生活的便利性来看,这个时代指向未来,从社会制度来看,它是过去的延续。

1889年巴黎世博会上,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涌向巴黎。他们看到了埃菲尔铁塔和明亮的巴黎,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城市。

社会伦理也是如此。例如,“性”的问题不能从性别的角度来理解。在本世纪初,处于性焦虑中的妇女是根据社会地位来定义的,也就是说,处于社会中上层阶级的妇女。当时,在欧洲社会,下层妇女在大多数问题上被直接忽视,只有体面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妇女被视为妇女。巴尔扎克在《婚姻生理学》开始时的“婚姻统计”中非常明确地说明了这一点:以1815年至1848年法国社会的标准来看,在整个法国只有几千名女性可以被视为“淑女”,而巴尔扎克还指出,在上层阶级中有近10,000名浪漫的绅士,这近10,000名年轻人才中的每一个都声称拥有不止一个情人。因此,巴尔扎克用简单的统计方法指出了复辟时期和奥尔良王朝已婚男性的环境保护程度和上流社会婚姻的真相。

从1848年到世纪之交的半个多世纪里,工业进步大大扩展了夫妻双方的队伍。工业化导致城市化。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公民。经济增长使相当多的人成为上层社会的公民。1815年至1848年间,由贵族统治的城市上层阶级的贵族正在衰落。退潮的程度各不相同,哈布斯堡王朝的贵族们经历了最严重的退潮。1859年的意大利战争允许皇帝将军队移交给通过考试选拔出来的文职官员。1866年普奥战争的失败导致了征兵制度的产生,剥夺了贵族们免除军官职务和优先晋升的特权。投票权的扩大已经逐渐用平民煽动者取代了贵族政治家。贵族政治的衰落伴随着经济影响力的下降。

开始使用电灯的中产阶级家庭

船只的发明把殖民时期的食物带到了欧洲。俄罗斯废除农奴制和铁路建设直接影响了中欧的食品价格。低食品价格让房地产贵族越来越陷入财务困境,而新兴奢侈品和优雅生活所需物品的价格越来越高,从英式服装到新发明的唱片、电影院、汽车和豪华游艇。因此,20世纪初,贵族阶层在城市生活中不同程度地被边缘化,其直接结果就是资产阶级的社会伦理观。

早期电影海报

20世纪初社会伦理的资产阶级化是中欧君主制的一大奇迹。正如它属于这个时代一样,它实际上是20世纪下半叶形成的贵族“婚姻是财产关系”和“婚姻应该以感情为基础”之间的中间状态。同时,他们坚持把财产作为结婚的前提。在这个时代,婚姻仍然被视为一种生意,尤其是对那些需要嫁妆的妇女来说。为了避免风险,人们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仍在做生意的男人,因为这样的人很容易让女人一起破产。因此,许多新城市的中产阶级必须等到退休后,完全靠自己的财产生活,才能娶到与自己地位相同的妻子。例如,尼维利·张伯伦总理的祖父在40多岁时结婚,并生下了未来的“维多利亚罗伯斯庇尔”约瑟夫·张伯伦。

一方面,它强调婚姻的神圣性,谴责婚外恋;另一方面,它继续捍卫“财产优先”的婚姻模式。因此,世纪之交的“道德”变得前所未有的机械和僵化,甚至成为比法律更严格的“法律”。任何违背“道德”的挑衅行为都可能导致社会谴责和报复。另一方面,掌权的人背弃了“道德”。这种“虚伪的罪行”已经成为世纪之交中欧城市上层阶级生活的一个主要特征。《新自由报》是维也纳生活中举足轻重的最大报纸,已经成为伪善犯罪的典型例子。这份捍卫“道德”的严肃报纸的前几版通常充斥着道德说教的文章,尤其是攻击“同性恋者”的文章。然而,几个版本的“按摩师”广告通常附在付费广告栏的文本页面之后。报纸编辑和读者都知道这些“按摩师”提供什么服务。

卡尔·克劳斯,他不喜欢新自由

这种“虚伪的罪行”受到了各方的攻击。最激烈的批评家无疑是卡尔·克劳斯。如果愤怒的批评家对维也纳人的攻击可以概括为“除了性,你脑子里还有什么别的吗?”然后弗洛伊德以科学的方式和毫无疑问的方式回答了卡尔·克劳斯。他用科学语言含糊地宣布,“事实上,在一天结束时,所有人的大脑都充满了性!”这完全颠覆了维也纳的道德体系。然而,维也纳人在大多数场合假装不理解弗洛伊德的观点,除了看到弗洛伊德。这种沉默给“精神分析”上帝带来了深刻的伤害。弗洛伊德抱怨说,唯一承认他学术地位的官方机构是维也纳税务局。他们写给弗洛伊德,“当你已经世界闻名时,为什么你申报的个人收入如此之少?”

穆齐尔曾经说过,“有两件事是无法反驳的,因为它们太大、太胖、没有头和尾巴。他们是卡尔·克劳斯和精神分析学,”穆齐尔的话显然忽略了一件如此巨大而不可避免的事情,那就是建筑师阿道夫·洛斯(adolf loos)在霍夫堡宫对面的圣米歇尔广场建造的“高盛集团大楼”(或称卢思阁)。作为建筑师和卡尔·克劳斯(karl kraus)的好朋友,卢思个人反对“虚伪罪”,支持建筑的“装饰罪”——建筑功能以外的装饰是建筑领域的“虚伪罪”。因此,他在宫殿对面建造了“鲁思阁”,没有正面装饰,这引起了维也纳皇帝和市民的普遍愤怒。弗朗兹·约瑟夫皇帝下令,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向卢思阁的窗户必须用窗帘盖住。反对虚伪邪恶的斗争是本世纪初维也纳的一场全面斗争。评估师想要摧毁虚伪,建筑师想要摧毁装饰,心理学家宣称人们实际上是欲望的奴隶,而不是理性的工具。

2.世纪初的性焦虑

虚伪犯罪的盛行和对它的猛烈攻击是本世纪初欧洲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归根结底,这只是弥漫在中欧城市中上层和中产阶级中的“性”焦虑的一种表现。这些辩论的根本原因是这些关于性问题的辩论的所有参与者的不安。男子的这种不安并没有因为“虚伪罪”而得到缓解,因为《普鲁士刑法典》第143条和《德国帝国刑法典》第175条规定同性恋在世纪之交不是道德犯罪,而是刑事犯罪。

奥斯卡·王尔德在法庭上

同性恋是上流社会毁掉自己一生最快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在这个时代,一个被证明是同性恋的男人在社会生活中基本上被判死刑。1908年,尤伦堡丑闻使威廉二世和同性恋者陷入暧昧关系,几乎威胁到王位。丑闻的主角Eulenburg王子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小宝贝”威廉皇帝,但他幸运地活到1921年。与德国皇帝的密友相比,1904年柏林一名奥地利学生的死亡似乎微不足道。他在咖啡馆点了一杯牛奶和一首歌,并在音乐高潮时用这杯牛奶自杀了。事实上,今天后者的死比著名的尤伦堡丑闻更加有名。自杀者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弟弟,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斯坦根。

鲁道夫·维特根斯坦选择自杀是因为他害怕同性恋丑闻。他是维也纳钢铁大王卡尔·维特根斯坦的儿子,他是维也纳典型的中产阶级。他的自杀没有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这表明同性恋对中产阶级男性的严重威胁。在世纪之交,这种威胁本身已经成为中产阶级男性对同性恋焦虑和恐惧的根源。

阿瑟·施尼兹勒

在这种恐惧和焦虑的驱使下,这一时期的维也纳德国文学对性问题产生了偏执的关注。这种担忧不仅反映在文学作品中,也反映在作家的日记中。在维也纳著名的作家中,施尼茨勒喜欢在日记中记录性行为。施尼茨勒第一次从“需要付出代价的丘比特”那里获得性体验时,就在日记中写下了这一点。他的父亲偷偷看了看日记,给了他一篇关于梅毒的研究论文,并命令他从头到尾大声朗读。从那以后,schnitzler失去了对他父亲的信任,但并没有改变他记日记的习惯,因此他的研究人员几乎可以计算出他在某段时间内与某个特定的情人有过多少次关系。这种习惯并不是schnitzler独有的,罗伯特·穆塞尔也是如此,只是行为方式要低调得多,一些字母或暗语被用来在日记中记录这种活动。所有这些日记,以及相关行动和其他人的评论(例如,穆齐尔在战争期间被行政长官视为“色情狂”),实际上是对他们面对同性恋指控时对同性恋的恐惧和自我证明的回应。“色狼”是道德缺陷,而同性恋是刑事犯罪。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是他们偏执的最好解释。

3.歇斯底里

妇女的情况比男子糟糕得多,男子利用自己的主导地位,不断享受乐趣,但却深受同性恋恐惧的困扰。这一时期的资产阶级伦理实际上只局限于中上层阶级妇女。不正常的婚姻观导致了长期婚姻和少妻的普遍状况。婚后,妇女被视为生孩子的工具。一旦这项工作完成,它就成为家庭的装饰品。尽管我们不能否认像阿尔玛·辛德勒这样的女性生命赢家的存在。但是更多的女性被“中产阶级道德”所束缚。本世纪末,在一个严厉的家庭里,妻子没有多少发言权。教育使他们几乎完全服从父权制社会。前面提到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母亲被家里的钢铁巨头压制住了。即使她的丈夫去世了,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独立的个性。

右边第三个维特根斯坦家族是他的母亲。

当这些被客观遗弃的女性变得神经质、情绪化、抑郁、易怒,甚至由于长期的性压抑而患有生理疾病时。20世纪早期的男性不愿意从最明显的角度来理解他们的症状。相反,人们从自己的角度解释他们的异常,然后集体称之为“歇斯底里”。当时,医学对歇斯底里症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他们都不愿意给出“虚伪的罪恶”的明显原因。人们只是拿出来做了!当然,你不应该想错了。医生并不是取代丈夫。相反,医生只使用“按摩疗法”来治疗癔症。当时,这是一种公开的治疗,通常是私下进行的。人们用所有可用的借口来掩盖歇斯底里的真相。

歇斯底里一直被认为是女性的一种可能性。

当妇女的异常状况变得越来越严重时,整个中欧社会都表达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一时期最有趣的是三个人:

第一个是1903年自杀的“天才”奥托·韦宁格。韦宁格认为,没有绝对的男性和女性,只有男性和女性的性格。他认为性欲主导的情感和非理性性格是女性性格。把理性和创造性的性格视为男性性格。男人可以有女人的性格,女人也可以有男人的性格。他的观点在他1902年的书《性与性格》出版后引起了轰动,但实际上他在贝多芬1903年去世的房间里自杀时引起了最大的轰动。他自杀后,许多维也纳人都渴望在那里自杀,甚至有些人真的成功了。

奥托·韦宁格及其作品

与年仅23岁的韦宁格相比,弗洛伊德在维也纳是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他恋爱了,结婚了,有了孩子,过着标准的中产阶级生活。所以弗洛伊德在这个问题上比韦宁格更加成熟和客观。弗洛伊德认为,不仅仅是女人,或者是具有纯粹女性性格的女人,被性欲所支配。相反,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被性欲所支配,情绪是由性欲的满足或不满足而形成的,情绪支配着人类的行为。这种将整个人类社会的活动归因于情感、非理性和无意识,甚至直接归因于性欲的观点,比韦宁格更具颠覆性。在韦宁格看来,至少有一个理性的“男性角色”,而弗洛伊德宣称根本没有理性的男性角色,所有人都被欲望所主宰。这颠覆了整个道德概念的基础,所以维也纳人选择假装看不见它。

然而,在这个问题上最有洞察力的是画家克里姆特。克里姆特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环路时期、分裂时期和黄金时期。克里姆特在第一时期是一个典型的资产阶级,他的主题和风格是“环形道路的风格”。第三时期的克里姆特被他出版的一系列充满哲学和意识形态色彩的作品所引起的骚动吓坏了。他放弃了工匠的角色,表现出自己是一个技艺高超的艺术家。然而,他不同于韦宁格和弗洛伊德。韦宁格从哲学角度和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角度对性的不断思考和讨论是克林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虽然他一生没有结婚,但他死后有十几个私生子得到了维也纳法院的承认。

黄金时代的吻

克林姆和艾米丽·弗格。据说克里姆特此时有14个私生子,但是青蛙认为他是他一生的挚爱,并不介意。这位在美学上极其叛逆的设计师当时并没有受到世界的赞赏,但他与克里姆特一拍即合。他们互相激励。有些人认为《吻》中的恋人是克林姆和青蛙自己。

在克里姆特喜欢用绘画来表达思想的时代,他的作品表现了男性苍白与女性无限未满足的性关系欲望之间的矛盾,以及这种矛盾给男性带来的恐惧和焦虑。在这个意义上,klimt非常像Weininger。然而,克里姆特指出,这种恐惧和焦虑,以及男性对女性生殖能力的崇拜和嫉妒,构成了男性对理性的崇拜和对创造的执着追求的基础。在这个意义上,他非常像弗洛伊德。不幸的是,克里姆特表达了他对一系列公共绘画的看法,包括维也纳大学的天顶绘画(Zenith painting),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克里姆特成为弗洛伊德职业生涯中的救世主和巨匠。

4.维也纳双子座

施尼茨勒和弗洛伊德今天被认为是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人,但他们不仅是维也纳的名人,而且一生都互相欣赏。施尼茨勒在文学界被称为弗洛伊德,而弗洛伊德也公开宣称施尼茨勒是最能理解他的人。这两个人互相奉承,互相取笑。例如,施尼兹勒的诊所曾经治疗过一个被小马咬伤生殖器的年轻急诊病人。施尼兹勒医生立即命令“把伤者送到急救医院”,然后说“把马送到弗洛伊德教授那里!”

1872年,16岁的弗洛伊德和他的母亲

但是这两个人一直在回避对方,避免见面。因为他们有如此多的共同点,他们可能会欣慰地发现对方没有选择自己的行业。事实上,弗洛伊德教授最应该松口气,因为施尼茨勒没有选择心理学。作为维也纳大学医学教授的儿子,施尼茨勒从小生活在维也纳的中产阶级社会,他的职业道路是由父亲决定的。也就是说,他成了一名医生,研究了最流行的心理学。作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学家,schnitzler的兴趣主要集中在文学领域,这可以被视为普鲁斯特没有哮喘的直男版本。大施尼茨勒六岁的弗洛伊德是一个像凤凰人一样的外省犹太人。他的家人从摩拉维亚搬到维也纳,他是一个大家庭的宝贝儿子,所以他没有像施尼兹勒那样的自由。他的职业是心理学,所以他的兴趣也一定是心理学。尽管他喜欢收集小古董,但这些收藏品只有两个目的:在他有生之年装饰候诊室,在他死后装饰弗洛伊德博物馆。

这两个人敏锐地意识到歇斯底里的根源和其他人拒绝直接回答的根源。施尼茨勒写的关于性、卖淫、不忠、男性不忠和女性不忠的文章最多。由男性欺凌引起的女性精神崩溃和自杀,女性对丑闻和精神崩溃的恐惧,施尼茨勒用文学回答了“歇斯底里”问题的根源,即女性的从属地位和被遗弃的地位,以及由“虚伪犯罪”引起的性问题上的不平等。

《萨尔特里埃医院的临床课》(1887)描绘了法国神经学家萨科使用催眠治疗歇斯底里患者的画面。弗洛伊德在研究中短暂地追随夏科。他不同意夏克的理论,但他非常喜欢这幅画,在房间里悬挂了50年,直到1938年离开奥地利。

另一方面,弗洛伊德没有那么颠覆性。他既不是作家也不是画家。他是一个勤奋的从业者,必须遵守医学领域的游戏规则。科学领域心理学家的最高荣誉是成为维也纳医科大学的教授,获得这个头衔将被视为成功。因此,弗洛伊德不能直接说“歇斯底里的根源在于你把你的妻子当成家具”,也不能像生活中的赢家克利姆特那样直接指出性焦虑的根源。弗洛伊德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迂回的路线,声称所有心理问题的根源都是性欲和对性欲的焦虑,所以他首先建立了一个理论基础,然后推导出歇斯底里的性根源作为这条规则的必然结论,这要温和得多。弗洛伊德通过精神分析学成功治愈了几名上流社会的女性患者。考虑到其他医生使用“按摩疗法”,弗洛伊德医生使用心理咨询,我们必须承认弗洛伊德确实有两种技能。

弗洛伊德博士有许多上流社会的女性患者作为保护者,因为他治愈了许多歇斯底里症患者。然而,在他在维也纳的同事眼中,他仍然是一个古怪的或江湖骗子,或一个装扮成科学家的思想家,他把弗洛伊德的成就分成意识形态或哲学领域,否认他的科学地位。维也纳大学医学系自1897年以来一直推荐弗洛伊德为医学教授,但文化部四年来一直不置可否。弗洛伊德对此心怀不满。但事实上,教育部长不愿意授予弗洛伊德教授的职位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维也纳大学的医学教授一直是文化教育部用来奖励因长期在公立医院实习而失去收入的著名医生的补偿方法。弗洛伊德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名高薪的医生,文化部长不愿意浪费有限的教授在弗洛伊德身上。然而,对于备受争议的弗洛伊德来说,维也纳大学医学教授的职位是他得到官方认可的最好标志,因此他决心再次获胜。1902年,克里姆特帮助了弗洛伊德。

哲学

大约在1900年,随着他的第一幅天顶画《哲学》的公开展出,作品中包含的思想立即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维也纳大学的78名教授联名写信给教育部长,抗议克里姆特的作品。教育部长哈尔特男爵坚决支持克里姆特,所以克里姆特不为所动。1901年和1903年,他分别展示了为维也纳大学创作的另外两幅天顶画《医学》和《法律》。这两幅画引起了比哲学更激烈的批评。甚至当时成为议会重要政党的基督教社会党领袖、维也纳市长卡尔·卢格(Karl Lugar)也站出来批评克里姆特。面对如此强烈的反对,哈尔特男爵只能放弃他支持克里姆特的强硬立场,把这个问题变成一个冷酷的问题。但是教育部长不想破坏他和克里姆特的关系,所以他想为即将到来的分离主义艺术画廊捐赠一幅名画来弥补这一点。当然,部长不会亲自提款,所以他需要帮助。弗洛伊德的女性保护者慷慨地提出帮助牧师得到这幅画,前提是弗洛伊德成为一名教授。所以在1902年,当克里姆特即将从意识形态的位置上退出到画家的角色上时,弗洛伊德兴奋地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法律通过了,弗洛伊德被任命为教授”。

弗洛伊德是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但弗洛伊德的思想不能脱离他那个时代,我们这个时代的研究者经常忽略这一点。维特根斯坦被剑桥学者视为特立独行者,罗素的“有点古怪”学生,弗洛伊德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伟人。然而,如果我们把剑桥的维特根斯坦和弗洛伊德流放到伦敦,回到他们形成自己思想和观点的维也纳舞台上,那么他们的思想、服装、甚至弗洛伊德的胡子都将不再古怪和独立。弗洛伊德登上了他所在城市的历史舞台。他是中欧中产阶级的一员,被歇斯底里和虚伪折磨得焦虑不安。他感受到了普遍的焦虑,观察到了导致焦虑的问题,并从自己的学术领域以自己的方式回应了整个社会的关注。这个答案是精神分析的起点。如果我们能回顾弗洛伊德生活的社会,我们将会看到一系列维也纳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包括弗洛伊德、卡尔·克劳斯、施尼兹勒、克利姆特、韦宁格甚至阿道夫·卢斯,他们对社会伦理和虚伪犯罪的愤怒和攻击,以及他们对性本身的焦虑和思考。这样,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弗洛伊德,而不是弗洛伊德作为上帝。

这篇文章最初包含了《经济观察报》的书评专栏

在充满话题和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室,我们经常在各种公开的数字上遇到新的有趣的事情。

现在,它们将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这个专栏中。

我们也欢迎您随时参与,并留言向我们推荐您阅读的低调而优秀的文章。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Copyright 2018-2019 badoocredits.com 角嘴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