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角嘴门户网站 > 军事 > ​舰载机与中国海军战略

​舰载机与中国海军战略

2019-10-17 17:44:35

《文汇报》专栏作家[·陈锋

中国海军的航空母舰部队正在形成。“辽宁”号的航行已经成为常态,国内第一艘航空母舰的服务指日可待。人们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下一艘航空母舰是核动力还是常规动力、滑梯还是电动炸弹上。另一个热点是第四代船只是“鱼鹰”还是歼-20。然而,很少有人根据航母在战争中的作用来讨论下一代舰载机的配置和选择。

航空母舰有三个主要功能:

1.在核战争的情况下,航空母舰发挥辅助作用,从次要方向发动核攻击,填补国家核战略的空白。

2.在大国之间的常规战争中,航空母舰使用强大的火力和持续的打击力量作为主要的海上打击力量。它们不仅被用来夺取控制海洋的权力,还被用来进行海陆空攻击。他们与空军、陆军和火箭部队一起,以联合行动的形式实现国家的战略目标。

3.在针对中小国家的有限战争中,航空母舰可以单独使用压倒性火力和优秀的持续打击力量作为主要打击力量,或者与空军和陆军一起,以联合行动的形式发动打击,以实现国家的战略目标。

1985年在诺福克,四艘航空母舰准备离开巴伦支海。

换句话说,大国之间的常规战争和针对中小国家的有限战争对航空母舰和舰载机的设计同样重要,但核战争影响甚微。

对中国来说,地缘政治环境决定了对周边中小国家的常规战争不是航母的重点,对美国的常规战争是最关键的定位。与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冲突很难不升级为与美国的常规冲突,与越南和菲律宾的冲突也不需要航空母舰。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航母的最大威胁和主要目标只能是美国航母。美国核动力攻击潜艇和岸基飞机是次要威胁,而美国水面舰队和岸基基地是次要目标。

航母舰队的防空功能仅仅是为了确保生存所必需的,航母存在的原因是攻击,包括海上攻击和陆地攻击。美国舰载机联队的历史经验是,即使在防空压力达到顶峰时,它也不会放松攻击。中国的国情不同。当然,中国海军不必模仿美国,但美国的经验仍值得比较。

第一架舰载飞机被用于舰队侦察、联络和炮兵火力修正,后来发展成为攻击。1938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美国航空母舰的舰载机联队已经拥有包括俯冲轰炸机、鱼雷轰炸机和防空战斗机在内的攻击机,计划在即将到来的太平洋冲突中用于反舰、反潜、防空和舰队防空,并为登陆海滩的海军陆战队提供空中掩护。

美国军方突袭机(Raiders)、列克星敦(Lexington)和萨拉托加(Saratoga)在二战前的一系列航母测试中解决了“如何使用航母”的问题。

珍珠港是海战史上的里程碑。日本海军的300多架飞机从350公里外的六艘航空母舰上出动,几乎以非常小的成本消灭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这大大加快了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美国海军的转型。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和日本海军很快在太平洋的珊瑚海爆发了一场激烈的航母战斗。战斗经验表明,舰队的防空力量不足,美国海军立即开始向舰队防空倾斜舰载机联队的组成。以1942年约克敦航空母舰机翼的组成为例,飞机总数从69架增加到81架,其中攻击机从49架增加到52架,战斗机从18架增加到27架。数量都有所增加,但是打击飞机的比例已经调整到3/4到2/3,战斗机的比例调整到1/4到1/3。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舰队防空压力达到顶峰的时期,美国海军仍然把攻击放在防空上,因为只有摧毁敌人才能保全自己。这个想法是成功的。一个月后,改装后的舰载机联队进入中途岛战役。约克镇号沉没了,但所有四艘日本海军航空母舰都沉没了。指挥决策、密码破译和运气都在美国的胜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增强舰队防空在消耗日本飞行员和保护美国航空母舰方面的作用不可低估。

大型航空母舰搭载大量攻击机群,而小型航空母舰搭载战斗机协助防空,这是二战后期美国海军的特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航空母舰的重心最近已经转移到在该岛海岸登陆,并支持在跳跃岛屿上的登陆行动。这不仅增加了航空母舰的空载时间,也增加了打击任务的分派率。然而,这也导致美国航空母舰遭遇日本神风战斗机。

神风敢死队不需要考虑返回,事实上是将作战半径增加一倍,并增加剩余燃料的爆炸效果。作为一种人工操作的导弹,其命中率远远高于常规鱼雷攻击或俯冲轰炸,需要在空中彻底摧毁,以避免碎片造成的破坏。这个问题在反舰导弹时代再次出现。

神风队自莱特湾战役以来一直在使用,并在冲绳战役中达到顶峰。因此,舰载机联队再次重组,增加更多战斗机,减少攻击机数量。为了减少防空作战次数的影响,美国海军开始用多任务水兵f4u海盗取代一些单用途格鲁门f6f地狱猫。以1945年珊瑚海战役后新建的“列克星敦”(cv-16)为例,舰载机联队拥有103架飞机,包括36架f6u地狱猫、47架f4u海盗多任务战斗机、15架tbm复仇者水平轰炸机和15架柯蒂斯sb2c地狱猫俯冲轰炸机。也就是说,29%是攻击型飞机,36.0%是多任务战斗机,35%是战斗机,它们大致平分秋色。这里,攻击机专用于反舰和地面攻击,战斗机专用于舰队防空,多任务战斗机是两用的,可以在两者之间灵活切换。然而,反舰和地面攻击能力不如专用攻击机,防空能力不如专用战斗机。

“f-6f”1945年,美国海军开始选择多用途战斗机进行防空。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美国航空母舰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战前,航空母舰的主要任务是在海上打一场决定性的战役。战争期间,机动性、射程和火力使航母成为登陆作战的利器。航母火力不仅用于海滩,而且可以深入并直接影响陆地战争。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战舰力所不及的。

战后初期,美国的国家战略转向大规模核报复。一方面,美国减少了常规军事力量和负担;另一方面,它利用核威慑来确保美国的势力范围和利益。然而,在战后初期,苏联的海上威胁微不足道,航空母舰无法运营远程喷气式飞机。既没有必要在海上进行决定性的战斗,也不方便到达内陆,从而使航空母舰的地位尴尬。事实上,不仅航空母舰有这个问题,整个美国海军的存在和价值也是如此。

虽然“安提坦”号航空母舰上的f9f必须依靠空军与中苏空军竞争,但该航空母舰主要可以用于远征。

为了从航空母舰上操作远程轰炸机,美国海军开始建造“美国”超级航空母舰,但战略轰炸机更经济,“美国”级被卸除。回头看,这可能是件好事。美国被设计成扩大的二战级航空母舰,没有蒸汽喷射、系索和倾斜甲板,很快就会过时。

然而,朝鲜战争的突然爆发凸显了空军在缺乏前沿基地的情况下无能为力。航空母舰继续在朝鲜海岸提供防空掩护、空中火力支援和深度打击,这对正在撤退的美韩联军的生存至关重要,也是美韩联军最终防御哈默山和反攻的关键。这也是舰载机从螺旋桨飞机向直升机飞机转变的时代。这时,直升机的作用只是搜索和营救落水的飞行员。后来,它扩展到扫雷、反潜战甚至早期预警。

1954年,“福里斯特”(cv-59)号成为第一艘超级航空母舰。它具有蒸汽喷射、电缆堵塞、倾斜甲板等特点。它还可以容纳重型运载飞机。道格拉斯·a-3“空中武士”使4800公里范围和5800公斤载荷的海上核弹爆炸成为可能。超音速北美a-5“民兵”很快接管了a-3的海上核轰炸任务。然而,“乔治·华盛顿”号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和“北极星”号潜艇发射弹道导弹于1959年投入使用,并迅速成为主要的海上核打击。因此,a-5被改装用于摄影和雷达侦察,而a-3被改装用于电子战和空中加油。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航空母舰上仍有大约100枚核武器,但它们仅限于舰队作战、针对苏联的核打击和针对其他国家的小规模核打击,不再用作战略核打击力量。

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随着苏联海军的崛起,防空导弹、反舰导弹和核动力攻击潜艇成为新的威胁。越南战争是另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舰载机联队的组成再次调整。以1972年的《阿甘正传》(cv-59)为例。与1960年的“萨拉托加”(cv-60,与“福里斯特”级相同)相比,舰载机联队的飞机数量从85架减少到73架,其中包括24架a-7轻型攻击机、8架a-6重型攻击机、24架f-4战斗机、7架西科斯基sh-3“海王”反潜直升机、4架格鲁曼e-2b“鹰眼”预警飞机和2架a-3电子战飞机多任务战斗机的数量保持不变,从31架略有增加。最显著的变化是特种飞机,比例从14.1%上升到23.3%,其中9.6%是反潜飞机,8.2%是加油机,其余5.5%是预警飞机。防空导弹使电子战飞机成为打击任务成败的关键,但反舰导弹关系到航空母舰的生存。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航空母舰第一次面临与战时神风队同样的生存威胁,预警飞机成为关键设备。

当时,美国航空母舰面临来自苏联多维攻击的复合威胁,舰队辅助部队开始增加。

反潜战是另一个问题。战后,苏联潜艇发展迅速,但更大的威胁来自核能。虽然苏联核动力攻击潜艇的噪音相对较大,但毕竟速度很快,可以无限期地沉入海底。鱼雷甚至对航空母舰来说也过于强大,潜射反舰导弹的威胁甚至更大。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小型护航航母被用于反潜战。舰载机联队的防空压力有限。道格拉斯tbf/tbm“复仇者联盟”,其主要装备被改装成反潜战。战后初期反潜压力不大。20世纪60年代反潜压力增加后,美国海军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埃塞克斯”级航母改造成反潜航母。然而,在“埃塞克斯”级于20世纪70年代到期退役后,美国海军缺乏资金建造一艘特殊反潜航空母舰,只在通用航空母舰上扩充反潜部队。然而,即使其他飞机被占领,反潜力量也只有反潜航空母舰的一半大小。在洛克希德s-3维京取代螺旋桨格鲁门s-2跟踪器后,对潜艇水域的搜索增加了两倍,而西科斯基sh-60海鹰取代旧的sh-3海王进行短程反潜,部分弥补了反潜力量的不足。

20世纪70年代,苏联的威胁进一步加剧。除了舰射和潜射反舰导弹外,还增加了更危险的空射反舰导弹。突-22m“逆火”轰炸机可以高速接近,密集发射射程在防空巡逻圈外460公里的kh-22反舰导弹,同时军舰和潜艇发射500公里外的ss-n-19潜艇发射和ss-n-12舰载反舰导弹进行协同饱和攻击。这是美国航空母舰最大的噩梦。

作为回应,美国海军采用了外层防空战术,努力在发射导弹前摧毁苏联轰炸机。"先杀死弓箭手,然后再对付他们."美国航空母舰并没有被动屈服以避免危险。相反,他们主动前进到一个可以攻击苏联的距离。在进攻性防空的掩护下,他们以牙还牙,摧毁了苏联HNA的岸基基地,互相攻击。

tu-22m和f-14之间的对抗是冷战时代的象征,但即使面对强大的苏联航空力量,美国海军仍不得不保持攻击机比例。

从技术上讲,美国海军于1974年开始用格鲁门f-14雄猫战斗机取代f-4幻影战斗机。e-2c也在此期间投入使用。1988年“艾森豪威尔”(cvn-69)舰载机联队可能是最豪华的阵容:共有73架飞机,包括10架a-6重型攻击机、20架a-7轻型攻击机、20架f-14a战斗机、7架s-3反潜机、7架sh-3反潜直升机、3架e-2c预警机、3架ea-6b电子战飞机和3架ka-6加油机。这样,攻击机占41.1%,机队防空占27.4%,反潜占19.2%,其余为特种飞机。这是战后舰队防空压力最大的时代,但攻击机与战斗机的比例仍然是3: 2,而且从未放弃攻击。

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麦克唐纳·道格拉斯f-18开始取代a-7。f-18在空中和空中都有出色的性能,从而在不丧失打击能力的情况下大大加强了内部防空力量。然而,f-18的射程不够,也不适合攻击远程目标。然而,在用多任务战斗机取代2/3的单用途反舰对地攻击飞机后,任务灵活性大大增加,特别是多层防空大大增强了抗饱和攻击的稳定性。然而,为了在苏联海岸前进,需要两艘航空母舰来保持稳定的调度速度。一艘航空母舰必须在几天后撤回,否则它必须放弃日夜发射。以前的F-14只能覆盖最大威胁方向的90度扇形区,剩下的F-14和F-18是内部防空所需要的,所以可用于打击的实际力量是不够的。在a-6用于伙伴加油后,舰载机联队也缺乏远程打击能力。

f-14、e-6和f-18剑士是冷战结束时美国海军实力的象征。

冷战结束后,美国航空母舰的威胁环境突然改变,苏联的威胁一夜之间消失了。然而,航空母舰在美国的全球干预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阿富汗战争的早期。他们周围可用空军基地的缺乏再次使航空母舰成为主要力量。

这一时期舰载机联队组成的演变反映了冷战最后几年威胁减少的影响。以2002年的“罗斯福”(cvn-71)状态为例,舰载机联队有68架飞机,其中36架为f-18,10架为f-14,9架为s-3b,4架为ea-6b,4架为e-2c,4架为sh-60f反潜直升机,2架为hh-60h搜救直升机。换句话说,机队防空占14.5%,多任务处理占52.5%,反潜/加油占13%,特种飞机占20.3%。

f-14、s-3等。与反恐战争无关。a6也是“过度动力”。此外,这些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开发的战斗机都是旧的。通用动力公司——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的a-12复仇者联盟ii隐形攻击机因超支、加班和技术问题而被拆除。隐形战斗机natf跳票了。从长远来看,尺寸和重量都大大增加、与经典的F-18完全不同的波音f-18E/F“超级大黄蜂”,取代了f-14、a-6和早期的F-18A/B,此时,舰载机已经统一成为一架多任务战斗机。

f-18e/f的射程比a-6短1480公里。然而,在威胁水平大大降低后,航空母舰将抵达敌对海岸附近,然后派遣F-18E/F。较短的航程是可以接受的。f-18e/f的远程拦截能力也不如f-14,但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到2006年,舰载机联队已经从远程拦截打击部队转变为中程多任务打击部队,其定位不再是主要的力量对抗,而是针对区域力量和非正规武装部队。

虽然飞行指数不如f-14,但雷达和弹药是先进的,fa-18e/f最终“统治了这个国家”。

这也是舰载机联队将加油、反潜力量将下降的时候。当a6在1997年完全退役时,ka-6也退役了。接管空中加油任务的s-3b不够快,跟不上攻击编队,只能用于返回加油,以确保飞机有足够的燃料到达航空母舰,如果着陆不成功,可以掉头。然而,s-3b也在2009年退役,迫使舰载机联队依靠f-18e/f合作伙伴加油。这不仅缺乏足够的可转移燃料,而且还需要舰队防空和打击。

s-3b的退役也迫使sh-60f成为主要的反潜任务。后继的西科斯基mh-60r“海鹰”增加了它的射程,但它毕竟不能与固定翼s-3b相比。2002年,舰载机联队还增加了一个中队(6)西科斯基MH-60“海鹰”搜索救援和扫雷直升机。容易混淆的是sh-60f、mh-60r、mh-60s都被称为“海鹰”。

2010年部署的波音ea-18g“轰鸣”电子战飞机将取代退役的ea-6b。ngj,将于2020年推出的下一代电子战吊舱,将提供更强大的电子战能力。e-2d也开始取代e-2c,其apy-9有源电子扫描雷达使美国海军舰载预警飞机回到了世界领先的技术水平。e-2d也可以在空中加油,大大延长了排空时间。c-2灰狗(e-2运输型)将被20世纪20年代从中压-22改进而来的Cmv-22所取代。然而,垂直起落能力对航空母舰来说并没有多大优势,飞机的体积有限以及运输时需要储存大量珍贵货物(如战斗机备用发动机)是个问题,但美国海军别无选择。

事故率高的“c-2”运输机几十年来一直受到批评,但美国舰载航空仍然需要使用它。

这些变化反映了美国舰载机联队的现状。以2018年“里根号”(cvn-76)为例,舰载机联队拥有69架飞机,包括48架f-18e/f多用途战斗机、5架e-2d预警飞机、5架ea-18g电子战飞机、5架mh-60r反潜直升机、6架mh-60s搜救扫雷直升机。然而,就航母战斗群而言,加上护航船,有11架mh-60r和8架mh-60s。上述五架mh-60r和六架mh-60s只是安装在航空母舰上的“固定”部件。这样,多任务处理占69.6%,反潜、预警和电子战各占7.2%,其余8.7%是搜索救援和扫雷。

洛克希德f-35c也是一架多任务攻击战斗机,计划在2019年达到其初始作战状态,并开始替换F-18C/D。由于成本原因,f-35c中队的数量较少。据估计,2021年“卡尔·文森”(cv-70)舰载机联队的组成将包括67架飞机,其中包括36架f-18e/f战斗机、10架f-35c战斗机、5架e-2d预警飞机、5架ea-18g电子战飞机、5架mh-60r反潜直升机和6架MH-60搜索救援和扫雷直升机。这样,多任务处理占68.7%,反潜、预警和电子战占7.5%,搜救和扫雷占9%。

本质上,不够快但具有突出打击能力的f-35c也延续了美国海军一贯的“先发制人”战略

20世纪40年代舰载机联队的组成仍应与2021年的“卡尔·文森”(carl vinson)相似,只是将增加10-12辆mq-25加油机来重建专用空中加油能力,并大大提高舰载机联队的远程作战能力。此外,f-18e/f将被f-35c和下一代fa-xx战斗机进一步取代。预警飞机和电子战飞机也有所增加。可能的部件有10架fa-xx战斗机、20架f-35c战斗机、8架f-18e/f战斗机、6架e-2d预警飞机、6架ea-18g电子战飞机、12架mq-25加油机、5架mh-60r反潜直升机、6架mh-60s搜救和扫雷直升机,共计73架飞机。

fa-xx主要用于舰队防空。这是自f-14退役以来,舰载机联队首次包括一架专用防空战斗机,这反映了美国海军重返大国对抗的想法。f-18e/f用于补充f-35c,执行不需要隐身的舰队防空和打击任务。飞机数量的增加反映了更高水平的威胁,威胁的来源不难猜测。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fa-xx的设计还没有开始,舰载无人战斗机的未来还没有确定。“2040舰载机联队”仍然是一个非常粗略和模糊的假设。

对于美国海军来说,需要一架拦截性能优异、射程足够长的战斗机,但目前美国没有一个好的指标。

纵观美国舰载机联队形成的发展历史,不难看出,最重要的趋势是舰载机联队的形成与威胁环境直接相关。当空中威胁增加时,舰队防空的比例增加,以增强航空母舰的生存能力。然而,威胁降低后,攻击力的比例将增加,航母的攻击力将得到加强。与此相关的另一个方面是多任务处理。这种机队防空和对地反舰打击性能优异的多任务战斗机对舰载机联队有着天然的吸引力,适合在飞机数量有限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利用不同的任务。然而,在同样的技术条件下,多任务战斗机的特殊性能必然低于特种作战飞机,因此舰载机翼是否被多任务攻击机所主导也取决于威胁环境。当威胁增加时,具有最大特定性能的特种作战飞机将再次返回。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进步,专业战斗机也将具有一定的多任务能力。未来,舰载机联队将继续在“无专长、全能”的通用组合和“一专多能”的几种组合之间摇摆。

无论是日本、苏联还是中国,美国航空母舰在面对敌人空军的威胁时都需要特殊的战斗机。

目前中国舰载机实力的构成仍然非常简单,只有歼-15和歼-8系列飞机。歼-15主要基于舰队防空,具有一定的反舰和地面攻击能力。然而,在公开报告中,后者没有被视为培训重点。歼-15也有伙伴加油能力,而双座电动歼-15相当于ea-18g,是一种具有战斗机能力的电子战飞机。直8系列包括预警直升机、搜救直升机和反潜直升机。

这些都是暂时的,但在讨论未来方向时,我们首先需要澄清中国航母在中国海军战略中的定位。

应该特别避免使用航空母舰作为增强舰队防空的想法。在舰队防空作战中,舰载机比舰载机防空导弹更有效,但使用舰载机作为防空导弹发射平台,与大陆陆军时代使用空军作为防空部队是一样的错误。使用舰载空军作为侦察和监视部队也是过分合格的。

中国舰载机部队自服役以来一直在训练反舰导弹。

与大船大炮的时代相比,现代导弹的射程和精度都有了很大的提高。然而,最大的战舰也有导弹舱的容量问题。此外,垂直导弹中的导弹发射后,它们需要返回基地进行装载。理论上离岸重装是可能的。早期的美国mk41带着它自己的重载返回起重机。然而,实际使用经验表明,除特殊情况外,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重新装载是不现实的,因此mk41只是在后期取消了重新装载起重机,将自由空间用于更多的垂直毛单元。更新后的mk56也没有海上再加注系统。中国普遍的直发也是如此。

航空母舰的海上供应是一项常规操作。只要有可靠的弹药和燃料供应,航空母舰几乎有无限的持续打击能力。如果航空母舰是核动力的,补给间隔可以大大延长。只要飞机上的燃料充足,弹药甚至可以通过空气补充。在精确制导弹药时代,弹药消耗的重点不是吨位。只要有必要,空运是可能的。当然,前提是有一架货机可以像格鲁门c-2灰狗或贝尔cmv-22鱼鹰一样登上飞船。

如果条件允许,舰载机可以承受近距离攻击。短程攻击弹药的重量、体积和成本都低于远程弹药,有利于在船上储存更多弹药,降低攻击任务成本,提高随叫随到攻击的速度。当然,舰载飞机和航空母舰的成本应包括在与远程弹药的比较中。然而,兰德和美国其他智库的计算一再表明,只要冲突持续几天以上,飞机投放和发射短程精确制导弹药的成本就远远低于单独使用远程导弹的成本。

航空母舰无法“保持手指干净”。俄罗斯珍贵的航空母舰毫不犹豫地轰炸了阿勒颇。

远程导弹当然有用。利用远程导弹的射程、威力和穿透力发动第一波攻击击碎门,并利用舰载飞机跟进攻击和拆除墙壁,仍然是最有效的系统攻击。然而,仅仅依靠远程导弹不仅有战争成本的问题,而且还有国家弹药储存的问题。与小南斯拉夫和伊拉克打交道几乎耗尽了美国战斧巡航导弹的库存,使得大国对抗更成问题。

在正常情况下,由飞机和短程攻击武器组成的攻击系统具有较短的攻击链、更快的响应速度和更充足的弹药储存。飞机攻击还有在中间被召回的优势,并且可以在攻击中间确认目标或改变目标后被攻击。用导弹武器做这些不容易。

所有这些都决定了中国也应该将航空母舰定位为攻击平台。即使在防御行动中,也应该把重点放在以攻击为防御上。消极防御没有出路。参照美国航母舰载机联队的发展历史,中国航母的威胁环境可以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苏联相提并论。潜艇威胁相似,但苏联轰炸机的威胁被部署在盟军基地的美国舰载机和岸基飞机所取代。换句话说,无论是美国航空母舰还是联合岸基飞机,中国航空母舰都不会有“一般”对手。

根据美国的经验,中国的舰载机并不是追求通用中型飞机的甲板效率,而是追求“两端尖锐点”。只有重型空战战斗机与重型反舰和地面攻击飞机与情报、监视和侦察(isr)能力的结合才能满足需求,就像当年f-14和a-6的结合一样。当然,这不可能是f-14和a-6的简单重复。至少,它必须是一架具有第四代技术的隐形战术飞机。

中型通用舰载机的主要缺点之一是拦截能力不够。

由于时间不同,重型战斗机将具有一定的反舰能力来攻击地面。重型攻击机的高隐身能力是实现深远渗透的必要条件,也是空战能力的基础。先进的电子系统具有准专业的isr和电磁攻击能力。在空战中扩大伏击能力是可行的。现代攻击机集成航空电子设备和火控系统发射中程空对空导弹的能力没有无法克服的技术困难。自卫空战和空对空伏击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空对空导弹而不是战斗机进行的。

这是新时代的多任务处理。高度隐形的猛烈攻击在外层空中伏击,削弱了敌人的实力;在重战中,它作为中间层的主要防空拦截,填补了内层舰载防空导弹的空白。有机会时,它还主动出击,执行进攻性防空任务。它利用隐身和超级巡逻摧毁对方的c4isr节点,以攻击为防御摧毁对方的攻击。这种多层海空控制系统将有效保护航空母舰。

战场的多边化还要求大幅加强特种飞机的实力,包括预警飞机、加油机、反潜飞机、电子战飞机等。起飞重量大、机内体积大的重型攻击也可以形成特种加油机、反潜机和电子战飞机的平台,或者通过替换大型炸弹舱中的任务模块,可以作为兼职加油机、反潜机和电子战飞机使用。

猛烈的攻击也应该考虑有人-无人双模式的问题。对于低威胁和远程任务,可以考虑高度自主的无人攻击。

这样,重攻击与重战的理想比例可能需要达到3: 2,如果包括兼职或共享平台,甚至会达到2: 1,这基本上相当于冷战结束时美国舰载机联队的组成。

未来,舰载重翼将达到两个高度一体化的航空旅的水平(64架战斗机+辅助飞机)

应该注意的是,尽管它仍然被称为外层、中间层和内层,但它将比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美国舰载飞机推进得更远。外层可达1000多公里,中间层可达500多公里,内层约200公里。这种多层防空系统既有进攻能力又有防御能力,还能对1000-1500公里以外的海上和岸上的敌人目标构成威胁。

重型战斗机和重型攻击机占据因子较大,需要携带预警飞机、搜救直升机和反潜直升机等特种飞机。航空母舰需要相应地增加到至少80,000吨,以便运载足够数量的航空母舰。然而,它可能需要进一步增加到10万吨,类似于“福特”甚至核能,以确保足够的航空燃料、弹药和持续的战斗力。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需要遵循美国以航空母舰为中心的海军建设理念。美国的经验是用来参考的,不是用来抄袭的。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海军的建设一直以航空母舰为中心。战时,舰载机的射程、炸弹威力和精度远远超过舰炮。舰载飞机也将海战带入了超视距时代。以载体为核心是不可避免的。战后,导弹时代进入,但对美国海军来说,空射和舰射反舰导弹来自相同的基本类型,射程相似。然而,舰载飞机的射程加上导弹的射程远远超过了舰射的射程。舰载机还具有航线规划和协同攻击的优势,这再次证实了以航母为核心的海军建设理念的正确性。

但是时代不同了。海战已经进入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时代。岸基打击力量不仅具有前所未有的射程,而且具有前所未有的渗透能力。舰射导弹的射程与岸基导弹不同,但由于平台尺寸的天然优势,它们仍远远超过空射导弹。另一方面,在可预见的未来,舰载飞机仍然很难发射反舰弹道导弹或高超音速导弹。这并不是说航空母舰是无用的,而是它应该被视为整体海军战略的一部分,而不是排他性的。

中国不称霸,但和平与发展是受实力保护的。中国正在第一岛链内建立相对可靠的海洋控制,需要扩大这一控制,以有效控制第二岛链。这与中国岸基反舰力量的建设是一致的。当然,航空母舰可以航行到更远的海域,但考虑到中国缺乏海外基地,第二岛链也是可预见未来的实际活动范围。当然,这两者是相互支持的,但如何支持它们很重要。

考虑到中国海军未来将拥有大量优秀的地面打击平台,舰载战斗机需要承担更多的防空任务。

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具有最强的突然造访能力。弹道导弹拦截本来就不简单,而且具有终端机动性的弹道导弹防御更加困难。由于速度快,拦截弹道导弹的关键不是终点跟踪,而是预警和弹道预测。这是因为现代反导的速度不能大大超过弹道导弹的再入速度。它只能根据预测的轨迹“开采”。它可以通过有限的跟踪来补偿接近的误差,但是它不能在远离预测轨迹的地方追上弹头。再入弹头机动性越强,拦截就越困难。唯一的例外是蹲在目标的旁边。如果弹头再次机动,它最终会向目标下降,否则它将无法避开“雷区”。然而,这种使用大大限制了反导弹保护的范围,并真正成为一个防御点。

高超音速导弹更难拦截。像飞机一样,高超音速导弹在最终变成攻击之前无法预测它们的目标,埋下“雷区”已经太晚了。尽管高超音速导弹的速度略低于弹道导弹的再入速度,但它对反导弹来说仍然是“不可接受的快”,而且通过爬上一段楼梯,它的精度可能高于弹道导弹。如果爆炸被简化为球形波,并且考虑空气爆炸,那么距离将加倍,压力将下降到1/8。对于更常见的地面爆炸,应考虑岩土对冲击波能量的吸收,并大大降低压力。反之亦然。命中精度的提高极大地提高了同一弹头的破坏力,具有战术核武器相当于对点目标粗暴命中的破坏性效果。这是高超音速导弹的另一个恐怖之处。

真正的战争从来不是飞尔派。当你可以欺负弱者时,你永远不会有骑士风度。只有当你缺乏更好的方法时,反击才是必要的。因此,航空母舰对永远不应该成为中国航空母舰设计的基础,尽管你应该能够在被迫进行航空母舰战斗时获胜。另一方面,真正的战争从来不是一次性的,也很少有决定性的进攻可以取胜。海战胜利的关键在于持续可靠地控制海洋。海上决定性战役的胜利只是控制海洋道路上的一大步,但不是全部。因此,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高超音速导弹和航空母舰不是重复建造的,正如武陟和主战坦克不是重复建造的,而是各有各的用途。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的打击能力与航空母舰的续航能力应该有机地结合起来,相辅相成。

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被发展成为迫使美国航空母舰离开中国海岸的杀手。这也是削弱和严重破坏美国航母的第一波火力,而中国航母则是增援、消灭残余敌人、清除战场次要方向、实现持续可靠海空控制的第二波火力。然而,时代不同了,残余敌人和次级敌人仍然横行霸道,隐身和先进的武器系统仍然是必要的。

作为移动式海上平台,远程舰载机的isr能力是岸基和天基不可替代的。战场勘测、详细调查和准确确认都是舰载机的优势,也是深思熟虑的战争决策的关键。

扩展的海洋防空圈需要更快、更远的isr节点,这项任务通常委托给重型航母。

海陆作战也是如此。弹道导弹、高超音速导弹和巡航导弹构成了第一波攻击火力,拉出了对方的c4isr节点,压制了关键的空军和防空基地。然后舰载机保持并扩大其收益,并在岸基远程飞机的支持下,实现空中控制和空中陆地控制,从而实现国家的战略目标。

所有这些都需要从打破舰载战斗机被用作移动式防空导弹发射平台的神话开始,下一代舰载飞机的定位和设计考虑也应该从这里开始。此外,中国航母的数量甚至舰队的组成也需要从这里开始。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Copyright 2018-2019 badoocredits.com 角嘴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